与先进同行
首页 > 演示 > 文章

毕节留守姐弟遇害两兄弟落网:仅十多岁,疑借同族身份敲开门

来源:澎湃 新闻记者 周婷婷 邱萧芜 实习生 佘王静 2015-08-07 14:44:10 阅读:loading...

8月4日,张氏姐弟被发现于家中遇害,房屋上盖着大块蓝色塑料布。

又是毕节,又是留守儿童。

毕节市纳雍县勺窝乡中心村一对留守姐弟8月4日被发现在家中遇害。勺窝乡中心村村民张刚(化名)8月7日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警方6日上午带嫌疑人指认现场,其中一名嫌疑人是村中张姓同族村民。

被害姐弟的舅舅告诉澎湃新闻,警方抓获了两名犯罪嫌疑人,6日上午被带往村中指认现场,死者中的姐姐在事发当晚遭到性侵。
纳雍县公安局政工科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表示,相关情况需咨询县委宣传部。纳雍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李践则告诉澎湃新闻,他们正在对上述情况进行核实,尚不清楚具体情况。

村民在谈论张氏姐弟遇害案

“姐姐死前遭性侵,去年曾遭村中一名老人侵害3万元私了”

8月4日早晨,毕节市纳雍县勺窝乡中心村留守姐弟被发现在家中遇害,分别是家中15岁的二姐张某钰、12岁的弟弟张某海。

纳雍县公安局此前曾介绍,死者家庭成员共4人,父亲张习九(36岁),母亲已故,长女张某某(17岁),于8月3日晚走亲戚,夜宿亲戚家中未归,或因此幸免。死者分别为家中次女张某钰(15岁,患乙脑炎后遗症休学在家)、家中长子张某海(12岁,纳雍县勺窝乡中心小学学生),3个子女由父亲张习九抚养。

新华社记者8月7日从纳雍县公安局了解到,经贵州省、毕节市和纳雍县三级公安机关合力侦办,案件已告破。犯罪嫌疑人6日被抓获,并交代了犯罪事实、指认了现场。

村民张刚说:6日上午,他接到家人电话称“人被抓到了,在村里指认现场。”他连忙赶回村中,但赶到时犯罪嫌疑人已被带离现场,家人告诉他,看到了一名犯罪嫌疑人,是姓张的,和被害人的父亲张习九等张姓家庭都是同族,大家都认识,但不是特别亲。

被害者的二伯张中斌告诉澎湃新闻,被抓的两名犯罪嫌疑人是亲兄弟,一个18岁,一个16岁,平时在家务农,一家人平时看上去都是老实人。目前犯罪嫌疑人全家已被警方带走调查。

被害姐弟的舅舅说,张某钰在事发当晚遭到过性侵。

张刚对此表示,他不知道张某钰遇害当晚的情况,但张某钰去年曾遭到村中一名老人的“性骚扰”。张刚说,张某钰因患有癫痫休学在家,平时很正常,但癫痫发作时脾气会比较暴躁。

北京青年报报道称,张某钰去年遭一名60多岁的老人侵害,该老人姓陈,是张习九家的邻居。当时张习九知道了这件事,曾亲自逼上门去“讨说法”,张习九坚持要“报案”,对方多次提出愿意“私了”,结果老人赔给张家3万元后,此事才算了结。

澎湃新闻多次致电张习九及几名亲属的电话,都无人接听。

村支书:村中没人照看留守儿童不多,大部分跟亲戚生活

张中斌8月5日告诉澎湃新闻,张习九常年在外打工,妻子早亡,父母也早已去世。8月4日早上七点多,被害姐弟的大姐张某鋜从外面回家,发现弟弟妹妹遇害,当时立刻向村民借了电话打给二伯。

“我过去时,两个孩子遗体在家里最大的房间,一个扑在床上,一个睡倒在床上,身上被砍了好几刀,尤其是头部。”张中斌说,这是事发现场的大概情况。事后,他发现张习九家中没有财物丢失,门锁也没坏。孩子大姐告诉他,晚上睡觉弟弟妹妹会锁门。因此大家猜测事发时应该是认识的人敲门,被害姐弟才开了门。

张习九的堂妹张梦坪告诉澎湃新闻,张习九的妻子在9年前去世,当时最大的孩子才8岁,最小的孩子3岁。在妻子去世后,张习九一直在贵阳做泥水工,家中只有三个孩子,“大孩子带着小孩子过生活。”期间,张习九分别谈过两个女朋友,均因性格不合分手。
张梦坪说,逢年过节或者村中办大事,张习九都会回村,但也回不了几次。因妻子是贵州省六盘水市人,所以岳父岳母也无法照顾到孩子。三个孩子中老大和老三都在上学,老二因为前两年患上癫痫就休学了。姐姐和弟弟上学期间,白天只有老二一个人在家,“没人管她,随便弄点什么吃的,偶尔癫痫会发作。”
对于张习九妻子的去世原因,张刚说,张习九的妻子是与丈夫发生口角后,性格太刚烈,吃药自杀。
中心村村支书张升良也告诉澎湃新闻,村中这种没有大人照看的留守儿童不多,大部分留守儿童会跟着爷爷奶奶等亲戚生活。他说,毕节市里和纳雍县里对留守儿童问题一直很重视,会常常安排乡里、学校以及村干部看望留守儿童,关照留守儿童。


上一页 1 下一页